現場。用閱讀與世界對話》陪孩子一起讀首詩

│課程名稱│用閱讀與世界對話
│課程主題│新詩選:陳黎

在喜閱樹用閱讀與世界對話的課程中,每學期都會帶著孩子們認識一位詩人,讀讀他的詩。選擇的詩人及其詩篇大多平易近人,讓孩子們看得懂,讓孩子們覺得「讀詩」不但不是件困難的事,還會有其趣味。
 

我們選過的教材,第一學期是吳晟,吳晟爺爺的詩樸質而白話,富有深刻的感情和內涵,孩子很容易懂,是很好的教材。第二個學期是席慕蓉,席慕蓉的詩以情詩為主,最適合情竇初開的青少年,藉此時期和他們談談情、說說愛,也挺不錯。

 

這學期我選擇的是風格多變的陳黎,陳黎因其詩風多元,有深邃難懂的,也有口語而充滿趣味的,要挑選出適合孩子們讀的詩並不難,是非常適合介紹給孩子們認識的詩人,所以這學期我選擇陳黎作為這學期要介紹給孩子的詩人。在每學期的詩選課中,我們會在一堂課讀 6~10 首左右的該作家新詩。(今日一共讀了 11 首,有長有短) 或許有些人會疑惑,一口氣丟給孩子們那麼多首詩,他們讀得完、懂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很想回到另一個本質去探討,那就是:
 
詩,究竟該怎麼讀?
 
我從小愛讀詩,古典詩、新詩,都愛(雖然會背的沒幾首。)我常覺得讀詩是讀一種「意象」,當你有所感受,那就是有讀到了,甚至是,讀懂了。我喜歡翻閱詩集,一首一首,一句一句,慢慢看。是不是能夠句句理解,其實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當你覺得:哇~~,當你與一首詩產生一種共鳴的時候,那就夠了。
 
也不會每首詩都讓你有共鳴,但讀一本詩集,你就在尋找讓你好有共鳴的那首詩。就像你也不會對每個詩人的詩都很有感覺,但總會有一些詩人的詩作特別對你的胃口,那就是與你有緣分的詩,對於他的詩作,你就多珍藏幾本吧!! 詩,這樣讀就夠了。
 
我覺得詩是最具美感的文學,也是最抽象的文學。所有的邏輯可以被解散,所有的不可言說可在一片拆解的文字中被言說。所以讀詩很像在賞畫,你就這樣看著某幅畫,覺得……哇,好美。當你與這幅畫心神交會,心有所感,那就夠了。
 
我覺得,詩該這麼讀。
 
因此我帶孩子看詩從來不字斟句酌,只要他們能大致掌握意思,能解釋,那就夠了。
 
今天陳黎的詩從最有名的〈戰爭交響曲〉開始,經過〈一首因愛睏在輸入時按錯鍵的情詩〉、〈馬桶之歌〉這類饒富趣味與意象的詩,再到〈小城〉、〈慢城〉這樣鄉土之詩,最後來到〈二月〉(以228與白色恐怖為內容)、〈越鳥〉(描寫外籍新娘的心聲)這類具國家或社會意識的詩,孩子們從 11 首詩中看到了陳黎豐富的寫作手法及內容。不拘於一種形式、凡事皆可入詩,詩,就這樣深深地進入孩子的生命中。
 
上完課後,我問孩子們:「你們覺得寫詩難嗎?」
孩子說:「不難。我下次來創作一片空白的詩好了。」
我說:「好啊! 標題就叫"考試時的腦袋瓜的狀態"。超寫實的一首詩。」
孩子們呵呵地笑著離開。
 
詩,真的可以離我們很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