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那個讀寫障礙的孩子──續篇

【關於那個讀寫障礙的孩子──續篇】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關於喜閱樹,我最常分享的學生故事並不是有一個孩子他有多麼優秀,而是這個讀寫障礙的孩子。

剛開始他來喜閱樹上課時,他連一篇200字左右的寓言故事都很難看完,對閱讀排斥得不得了。他的媽媽說,他自小從來沒有自己看過書,看到書就丟掉,長大後這個問題更嚴重。媽媽還不知道他的孩子有所謂的「讀寫障礙」,只知道他的孩子很不愛看書,閱讀能力很不好,以致於影響到他的學習狀況,自然也影響到孩子的自信心。媽媽很想解決這個問題,因此送孩子來上課。

先天有讀寫障礙,後天不愛閱讀,讓孩子的問題全面影響到他的學習狀況。然而孩子不會表達,只一逕地排斥,也未曾有老師跟家長提及這個問題,家長也無力解決。上兩堂課後,我發現孩子有這個問題,於是跟媽媽聊過後開始幫這個孩子上家教課,希望能把他的閱讀理解能力全面提升到他的年紀該有的程度。

後來成果顯著,一年的時間,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不但從大約小二、小三的程度提升到小五的程度,也因為他的閱讀理解能力增強,在學校裡開始受到老師的稱讚,不但學習自信心增加了,也開始願意閱讀純文字的長文。後來,他甚至開始讀起了《貓戰士》。媽媽聽到時簡直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的結果是她原先不敢想像的,但這孩子的確跨越了自己的讀寫障礙,在學習上有了全方面的進步,也越來越有自信。

後來這孩子怎麼了?

接下來的一年,我不再為這孩子家教,我讓他在小六時進入我們的中階閱讀班,跟著團體班開始上課。他在團體班裡頭明顯是有底子的孩子,畫下重點的速度又快又精確,更增加他的學習自信心。接著國一後,我詢問媽媽要不要讓孩子試上我們的高階班?如果可以的話,可以選擇高階班比較簡單一點的文本,搭配著中階班難一點的課程上。孩子接受挑戰,開始來上高階班的課程。

高階班的課程並不容易,和中階班很親和的文章相比,高階班的文本最少是2000字以上,最多到7000、8000字以上都有可能。再加上一堂課裡常會搭配其他影片,是多元複合文本的整合。在概念的討論上也比較困難,因此孩子若沒有達到一定程度,我不見得會推薦高階班的課程給孩子上。同樣地,我也不確定這個孩子是否能跟上高階班的課程。

試上了一堂課,我找到了適合孩子的方式。他在理解上吸收這堂課沒問題,但要他寫完學習單可說是不可能,因此我只要他看完後在文本上面畫下每一題的答案,並做記號。他找到了答案,便也可在後頭討論時順利地參與討論。而孩子比我想像中聰明,這堂課裡頭多元豐富的題材引起他濃厚的興趣,他覺得上這個課雖然困難,但卻非常「有趣」,因此他開始來上高階班的每堂課,從不缺席。

最近一次的課程,我選了一個挺難的文本,光是文章就有七千多字。其他的孩子倒是都習慣這種閱讀了,所以大家照慣例拿到文章和題目就開始看文章、找答案、寫題目。而我注意到這孩子的反應,他看著那麼多頁的文本發呆,然後嘆了一口氣。

我說:「這次的文章比較難,而且文字很多喔!」
他:「嗯。」
我:「那你要放棄嗎?你也可以現在回家,今天先跳過這堂課沒關係,這篇文章對你來說可能太吃力。」
他說:「不要。那我找出答案劃線就好,可以嗎?」
我說:「好。」

然後他看完題目,拿著螢光筆,開始在文本上一行一行地畫下重點。或許不盡然全部找到,而他其間也休息了好幾次才繼續下去,但他看完了,也努力畫下重點了。在一個小時內,一篇七千多字的文章。

我給他放棄的機會,但他選擇堅持下去,挑戰自己。

我常問自己,做喜閱樹,什麼是我最想要的?究竟我這裡和其他做「閱讀」或「語文教育」的機構有何不同?

我常在想: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然後把他教育成菁英當然很好,看著他有成就我們自然也會很有滿足感。但天下英才自己本身就是英才了,就算不是我來教他,難道他就無法靠自己得到那個成就嗎?這個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真正的英才不需要我,他也可以靠自己很有成就。

但許多孩子並不是。比如說,天生閱讀理解能力差的孩子,如果沒有經過細膩的訓練,他可能一輩子閱讀理解能力和學習力就是那麼差。所以如果能經過一系列有效的課程訓練,真正把這些天生能力沒那麼好的,甚至很差的孩子,也提升到一定程度,這樣的課程對我而言才是真正有意義的課程。

我不管別人如何,也相信台灣還有許多角落有許多老師在做跟我一樣的努力,但這就是我創辦喜閱樹想做的事:訓練起更多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進而增加他們的學習力,讓他們不會窮極一生不管再怎麼努力,都只能落後於那些天生的英才。

教育是希望,但真正對孩子有幫助的教育才會帶給孩子真正的希望。現在為這孩子種下的希望,希望將來也可以和更多老師一起,種到更多孩子身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