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學習文言文可以幫助孩子思考?!此話怎講?

為因應考試,孩子們終究要面對文言文。

然而文言文看來是一種「過時的」文字表達系統,我們現在既不需要寫,平時也不太看得到。除了「考試需要」,孩子實在看不出任何一種「表面上」的學習理由。而閱讀文言文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有太多機會閱讀更造成孩子對文言文的不熟悉與恐懼,因此,孩子們常常一提到「文言文」就害怕。

前兩年在文白考試比例上掀起了一股「文白之爭」,討論文言文在現代究竟有無學習的必要,它在考試中的比例又應占多少。我在當時也跟友人討論了一下,之後寫了一篇一直沒有發表但其實非常重要的文章(現在也還是沒發表),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讓我釐清了學習文言文的現代意義,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先講結論(免得大家看不完):

孩子們可以透過學習文言文有效地幫助他們更會思考。

不過於此之前有一個大前提,前提就是:

必須透過翻譯文言文的訓練方式,此結論才能成立。

所以,在現代學習文言文的過程中,我認為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翻譯,把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的過程。

讓我以下透過兩個問題來解釋這個結論是怎麼推導而來的。


Q1:為何文言文難閱讀?

我曾經受邀去一間學校進行這個命題的講座。講座一開始,我請國文老師們先看一篇「很長的英文」,然後問了老師幾個問題,要求必須翻成中文回答。如果通過這個考驗,請老師們有時間就「翻譯第一段」。

老師們當下哀嚎不已,但立刻有老師說:「我終於明白某學生看不懂文言文的感覺了!」

要知道一件事:文言文和白話文其實是兩種不同的文字表達系統,所以我們要看懂文言文,必須透過腦內的,或文字上老師提供的「翻譯」,我們才能進一步對文意進行理解。所以學生們在看文言文的狀態和看英文很像,也就是說,如果你詞彙認識得多,你就比較容易看出文意,相反的,英文單字庫認識不夠就難以閱讀。

那放在文言文閱讀裡怎麼理解這件事?中文字難學之處在太多「一字多義」,這也是文言文難以閱讀的原因。在閱讀文言文時,如果你能從那個「字」裡搜尋到適合的詞義去解釋,你就可能翻譯出句義;但如果你從那個「字」的詞義庫裡搜尋不到適合的詞義填入,你就無法理解句義,以致無法理解文意。

因此在閱讀文言文時,老師常要處理在這裡這個「字」是什麼意思,所以這個「句子」是什麼意思,這也是我們在教授文言文時的重點。這是文言文教學裡不可或缺的一個重點,但那個過程也讓文言文教學變得有點……無聊。

好,總之,為何文言文難以閱讀?因為文言文和白話文其實是不同的文字表達系統,而且在文言文中「一字多義」的狀況相當嚴重,要讀懂文言文必須要累積我們腦中對於許多字的「詞義庫」,比如「之」的字義有:「助詞,的」、「助詞,無義」、「表賓語提前的助詞」、「動詞,往、到」等,然後看到「之」出現在某個地方,我們能正確提取字義去解釋,我們才有辦法讀懂。反之,如果我們腦中對於 字的詞義庫 累積不夠多,我們就會無法理解文言文的句義乃至文意。

(上述解釋在該研習休息時間,有實證精神的某老師馬上抓了自己的學生求證,發現學生會讀不懂文言文真的是這個原因無誤,所以十分感謝有老師馬上幫我找學生驗證我的說法。)


Q2:那為何「翻譯文言文」可以訓練學生的思考?

這就要回到中文裡「一字多義」這個特色來解釋。

由上述解釋可知,每次孩子要練習翻譯時,腦中必須要快速把累積的「字/詞義庫」翻閱一遍,才能夠找到可能的正確詞義放入理解。有時甚至找到兩個字義都可以放入解釋看看,可能得到不同句子解釋的可能性,還要判斷一下哪一個句義的解釋更合理,才能確定在此處應是哪種解釋才正確。你說,這是不是一個重要的思考訓練?

此外,還有一個原因。

文言文的句法結構和白話文非常不同,所以對於文言文的解釋可能產生「多種句義」的解釋,涵義越深的文言文就越可能發生此種現象。例如每次我問他人:「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的意思為何?可能問三個人,三個人的答案都不同。

其實文言文中這種「多重解釋」的現象是一種非常好的訓練,孩子可以藉此知道:思考的面向不同、納入考慮的資訊不一,我們就可能得到不同結論。而這種「多角度」、「多面向」的思考正是人類思考中複雜卻極有價值之處。越是明白如此,我們越是不需要武斷地下任何一種結論。

而我在教孩子們「思考」的過程中,常就是要訓練他們知道從A角度看是如何,從B角度看又是如何?而我們如何詮釋整合這些不同角度,又如何作判斷?以上這些,在「文言文翻譯」中,不也全都訓練到了嗎?

綜上所述,這其實是一件每個人都可以試著訓練自己孩子的事,就是請孩子閱讀文言文時,給他必要的字義解釋,然後請他「試著翻譯」。

孩子翻譯文言文有以下幾種好處:
1. 累積腦中字的詞義庫
2. 腦內複雜的思考訓練
3. 將文言文翻譯成白話文本身就是很好的寫作練習

有機會請試試看吧!! 長期累積,必有驚人成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