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閱樹與我】

文|喜閱樹閱讀老師 梁虹瑩

喜閱樹是我另一個含辛茹苦養著的孩子,養它的力氣不比養另外兩個孩子少。

喜閱樹創建的目的剛開始是想訓練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培養孩子的閱讀素養。然而一開始我們就遇到毛毛蟲基金會的楊茂秀老師來聊天,楊茂秀老師開宗明義就說:「問一個『好問題』這件事本身就有問題,什麼叫做好問題,什麼叫做爛問題?」然後我很快就回應老師:「老師你說得沒錯,問題的確很難有好壞之分。而我也覺得一個如果從小有好好被訓練思辨能力和自主學習能力的孩子,的確不太需要來上這樣的課。」

說到底,我很早就意識到我只是補救教學罷了。補什麼不足?補體制內教學的不足。但又不是像補習班那樣成績掛帥,而是想培養出孩子的重要素養和能力,讓孩子能真正在這個時代自主學習。

可是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本身存在,基本上是整個體制及大人的思維扼殺了這件事。舉個例子來說:我從不刻意教我女兒任何知識性的東西,大多都是她自己想學,然後我就會跟著她的步調去引導她,接著她慢慢地就學會了。

她在語言、文字的學習上也用相當驚人的方式,比如說:最近她開始熱愛在我唸故事時跟著我唸。那種跟著唸不是我一句她一句,而是我唸完之後她馬上跟著複述一次。我本來覺得這樣有點干擾,請她等我唸完再唸,後來發現她記不住一句長句,試了一下下後,她就不太想唸了。再過一下下,她又用自己的方式立即複述起來,我就不再干涉她,因為我知道這是她的學習方式。

她有時會瘋狂到我平常說話時她就小聲地自行複述,喃喃自語地學著我說的話。如果一個孩子的語言文字是這樣自主學習的,我又怎須擔心她這方面的能力?

她有沒有那個過人的環境,我想還是有。但那個有不是我們給她多少書(反正她怎麼翻來覆去看就是那幾本),而是我跟她爸爸平常就把她放置在一個擁有許多複雜且專業語言的地方,所以她會跟著我們大人的語言方式及思維邏輯學習。再來我們不過度安排,也不扼殺她任何自主學習的機會,讓她享有充分的學習自由和樂趣,因此她的「自主學習能力」就會一直長大,並且支持著她全面的學習。

把自己放低一點,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就長出來了。

我深知這件事,可是在僵固的體制內要怎麼辦呢?所以我們很早就確定會讓孩子自學了,這是目前最好的路,所以我也一路打造、安排他們的自學資源和環境,這也是喜閱樹的另一個目的。

話說回來,我的喜閱樹想做什麼?
閱讀素養、
人文素養、
獨立思考、
自主學習。

擁有這些能力的孩子不用進來,我為想要擁有這些能力又不知怎麼幫孩子建立的家長和孩子服務。因為在喜閱樹沒有高低,人人平行,你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