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閱讀與寫作》讓想像力自在噴發的故事寫作課!

文|喜閱樹專任閱讀老師 陳冠穎


從前從前,有一隻噴火龍,牠不像一般的噴火龍兇猛威武,但也不像《這個故事沒有龍喔》(采拾文化,2018)裡面,不願意再抓任何甜滋滋公主、一心想當英雄的噴火龍。當牠張開血盆大口,伴隨著低沉吼聲,從牠嘴裡噴發出來的……竟是千百朵玫瑰花瓣!

這隻令人眼睛一亮,好想知道牠會擁有什麼故事的「噴花龍」,誕生在進行到尾聲的故事寫作課程中。已經練習過人物寫作與故事結構的孩子們,一起閱讀《公主出任務:飢餓的萌兔怪》(字畝文化,2017)和《這個故事沒有龍喔》,討論故事中特別的人物設定,也都手持魔法棒的故事魔法師,輕輕揮手,就能讓童話故事裡熟悉而老套的人物扭轉形象,搖身一變,成為「會轉彎的新人物」!

那麼,要怎麼讓這些有趣的人物相遇、發生更多故事呢?

閱讀全文

現場。閱讀與寫作》說真實的話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昨天的【閱讀與寫作初階班】教到最後兩種句型—假設句、條件句。我們花了一點時間帶孩子稍稍思考及辨別這兩種句型的差異,最後進行創作。

然而在昨天的課程中,句型的創作卻不是重點。課程最後十分鐘,我寫了三句話在黑板上:

  1. 如果你再說謊,就不會有人相信你了。
  2. 只有好好讀書,才能考出好成績。/ 只有好好讀書,才能有好工作。

我先問同學們,這三句話是什麼句型。
孩子們很快回答出:「第一句是假設句,第二、三句是條件句。」
我說:「很好,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請你們思考:這三句話是真的嗎?」

閱讀全文

我/你是個會寫作的人嗎?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不會寫呢?

反過來說,一般而言,很少人覺得自己會寫、愛寫。

這件事在某些人身上或許是對的,但放在我身上,絕對是莫名其妙。

我從小愛看書,偶爾會寫日記。那些小學時寫的日記就長大後的自己看來,也還算寫得挺不錯。我喜歡文字,習慣以文字抒發心情,那我怎麼認為自己不會寫?

閱讀全文

現場。閱讀與寫作》自我介紹最珍貴的過程,在開口之前

文|喜閱樹專任閱讀老師 陳冠穎


不管是在學校或是營隊,每當孩子進入一個新的團體,必須與陌生的老師與同學相遇,通常也將迎來一件令人又怕又不愛的事──自我介紹。孩子們的抗拒,通常來自「不知道有什麼好介紹的」,然而,一次真誠而具個人特色的自我介紹,不僅可以讓孩子更順利地融入群體,也能讓孩子藉著構思過程,完成一次深刻的自我探索。只要準備好白紙與畫筆,陪伴孩子一起自由地動腦聯想,寫寫畫畫,挖掘身上的故事,用最特別的方式介紹自己!

閱讀全文

現場。閱讀與寫作》我們想上一堂這樣的寫作課:以109年會考作文為例

文|喜閱樹專任閱讀老師 陳冠穎


一個瀰漫咖啡香氣,結合書店、育兒、教育的複合空間;一間倚著太平洋的夕陽與風,讓人穿越時空的時光旅店;一座自歲月中甦醒,讓人們再次感受電影魔力的老戲院……

五月的某個星期天,幾位老師嘴角帶著微笑,各自寫下他們想開的一間店。

喜閱樹與幾位志同道合的老師、家長們,每個月會有固定的讀寫教育共學聚會。在聚會中,我們必須先於限定時間內寫完一篇命題作文,互相回饋彼此的文章後,再一起思考與討論,我們可以透過什麼方式,將寫作時的思考脈絡,帶回教室,化作一堂讀寫課堂的引導?

閱讀全文

一定要「感性細膩」,充滿「金句」才是好文章?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怎樣算得上是一篇好文章?

開始上寫作課後,我和冠穎老師常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們也有自己覺得非常佩服的寫作教室,即使是小小年紀的學生寫出來的文章,其深刻細膩程度已經不比一個專業作家差,每個學生都能在老師的引導之下往自己內在深層剖析,文章在具象描寫和抽象描寫之間串聯書寫,我們常在思考:究竟怎麼把學生訓練到這個程度?不過我們也好奇,真的每個孩子都需要寫到這樣才算「好」嗎?

然後我會問冠穎老師:「你看……如果是我們昇哥,他有辦法寫出那麼感性細膩的文章嗎?」

聽到這個問題,冠穎老師直接搖搖頭說:「我覺得沒辦法……。」

昇哥是喜閱樹的元老級學生,喜閱樹成立多久,昇哥就上了多久的課。昇哥閱讀速度極快,寫作速度也是,寫作文時總是刷刷刷,行雲流水地寫完。不過昇哥就像某些遇到感性文章就眼神死的理組高材生,稍感性的地方就一竅不通,彷彿他人的情感情緒和他都沒有關聯。

昇哥寫起理性的文章簡直一把罩,許多獨特的觀點都讓人拍案叫絕;但只要是較為感性的命題,昇哥就會懷著滿腹痛苦,彷彿他面對的是全世界最難纏的敵人,而他還沒有武器可以對決。接著他會把所有感性的文章全寫得非常理性,彷彿各種題目都可以被他寫成論說文。有時看著昇哥的文章,我會真心覺得……是否對於某些人來說,那種感性的細胞根本就天生不存在?

面對這種孩子,我怎麼讓他寫出「細膩」、「深刻」、「情感豐沛」的「好文章」呢?

但昇哥還是很有魅力,他聰明犀利又真誠的語言風格讓大家都喜歡他。比如說,在某次「我訊息」的課程中,我最後請同學們為自己現在的「我訊息語言」作評分,昇哥二話不說地直接幫自己打零分,引起全班哄堂大笑。這麼真誠的人,真叫人很難討厭他。於是我想,這麼可愛的昇哥,除了理性的論說文外,到底還能寫出怎樣的好文章呢?

這一次,我讓孩子進行人物書寫。在引導之下,孩子們都寫得非常的豐富精采,而昇哥也寫出了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文章。他描述的是一位朋友,他寫道:

「當我越深入了解他時,越發現他與我想像中有多麼不同。我以為他是乖寶寶,結果他上課滑手機,甚至翹體育課;我以為他吃的東西很健康,結果他每天喝兩瓶蜜茶,外加一杯草莓奶昔;我以為他是位老實人,結果他一直嘲諷別人。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返校打掃那一天,打掃完我跟他還有另一位同學一起吃飯,吃完後我們想找一個咖啡廳好好聊聊天,最後我們就到了星巴克。我心想這種飲料愛好者應該知道點什麼,但他說他第一次喝星巴克,而在聊天的過程中,因為我跟另外一個同學暑假都有去健身房,看這位(同學)每天增加這麼多熱量,於是也鼓勵他去,而他卻回答說他會跟媽媽去,只是他都在健身房旁的酒吧喝奶昔。總之這位同學最大的特點是:在正確的地方做錯誤的事情。」

我看完不由得哈哈大笑,也寫得太精彩了!原來我們昇哥適合「冷面笑匠風」啊!

還有另一位男生也寫得非常有趣,他描寫班上某位體味很重的同學,代稱是大猩猩 (這是本堂課的課程練習,故有人寫蜈蚣奶奶,有人寫猴子同學) 。他寫道:

「現在是夏天,每一班都一定會開冷氣,但是在我們班開了冷氣就像是準備要進入地獄一樣。從大猩猩身上散發出來的體味,宛如在我們班丟進一顆毒氣彈,時效24小時不間斷。而且因為開冷氣,我們也不能開窗,每一位任課老師一來到我們班都想趕快下課,離開這個人間煉獄。重點是大猩猩只要一放屁就像是雪上加霜,沒有一個人能敵過這可怕的臭味,連戴著口罩那味道還是能穿過層層保護,進入你的鼻腔之中。

但是大猩猩雖然臭,還是很聰明的,而且每一天都能為我們班帶來許多歡樂,真希望他能不要有那麼重的體味,幫助我們脫離苦海。」

下課時間,冠穎老師一邊吃東西一邊看著文章說:「這篇文章真不適合在吃飯時候看……。」彷彿文章裡傳來濃烈的氣味。

這男孩在喜閱樹上了一年多的課,初來上課時,有些句子陳述實在令人難以理解,而現在,他寫出了這樣一篇精彩、通順的作品。

然後我赫然明白,讓我們打破對「好」文章的固定想像吧!不見得要感性細膩,可以是清晰明快風、聰明幽默風、冷面笑匠風、生動活潑風、無限想像風,只要把真實的想法用文字有條理地敘述出來,真實的感受用文字有想像力地釋放出來,都可以是一篇「好文章」。

不知怎地,喜閱樹充滿這些聰明知性的孩子。要細膩感性可能有一定難度,卻能理性幽默地認真對待許多事。如果是如此,那就如此吧!只要能讓孩子們在課堂上愉快地閱讀與寫作,享受學習的樂趣,慢慢培養出自己的文字風格來,那有朝一日,他們信手拈來時,就自然會是一篇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