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閱讀與寫作》讓想像力自在噴發的故事寫作課!

文|喜閱樹專任閱讀老師 陳冠穎


從前從前,有一隻噴火龍,牠不像一般的噴火龍兇猛威武,但也不像《這個故事沒有龍喔》(采拾文化,2018)裡面,不願意再抓任何甜滋滋公主、一心想當英雄的噴火龍。當牠張開血盆大口,伴隨著低沉吼聲,從牠嘴裡噴發出來的……竟是千百朵玫瑰花瓣!

這隻令人眼睛一亮,好想知道牠會擁有什麼故事的「噴花龍」,誕生在進行到尾聲的故事寫作課程中。已經練習過人物寫作與故事結構的孩子們,一起閱讀《公主出任務:飢餓的萌兔怪》(字畝文化,2017)和《這個故事沒有龍喔》,討論故事中特別的人物設定,也都手持魔法棒的故事魔法師,輕輕揮手,就能讓童話故事裡熟悉而老套的人物扭轉形象,搖身一變,成為「會轉彎的新人物」!

那麼,要怎麼讓這些有趣的人物相遇、發生更多故事呢?

閱讀全文

現場。閱讀與寫作》說真實的話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昨天的【閱讀與寫作初階班】教到最後兩種句型—假設句、條件句。我們花了一點時間帶孩子稍稍思考及辨別這兩種句型的差異,最後進行創作。

然而在昨天的課程中,句型的創作卻不是重點。課程最後十分鐘,我寫了三句話在黑板上:

  1. 如果你再說謊,就不會有人相信你了。
  2. 只有好好讀書,才能考出好成績。/ 只有好好讀書,才能有好工作。

我先問同學們,這三句話是什麼句型。
孩子們很快回答出:「第一句是假設句,第二、三句是條件句。」
我說:「很好,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請你們思考:這三句話是真的嗎?」

閱讀全文

面對「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一代,如何讓孩子思考重要的事?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我們都知道,現在的教育裡頭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孩子從教育現場逃跑了。

他們不再像過去一樣,老師叫他們做什麼就做什麼,學什麼就學什麼。現在花花世界裡頭的刺激太多,孩子們發現這世界其他東西太有趣了,導致於教育現場裡頭,學習變成一件很無趣的事情,所以很多人就從許多重要的學習之中逃跑。

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要怎樣協助孩子呢?

閱讀全文

我/你是個會寫作的人嗎?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自己不會寫呢?

反過來說,一般而言,很少人覺得自己會寫、愛寫。

這件事在某些人身上或許是對的,但放在我身上,絕對是莫名其妙。

我從小愛看書,偶爾會寫日記。那些小學時寫的日記就長大後的自己看來,也還算寫得挺不錯。我喜歡文字,習慣以文字抒發心情,那我怎麼認為自己不會寫?

閱讀全文

現場。閱讀與寫作》自我介紹最珍貴的過程,在開口之前

文|喜閱樹專任閱讀老師 陳冠穎


不管是在學校或是營隊,每當孩子進入一個新的團體,必須與陌生的老師與同學相遇,通常也將迎來一件令人又怕又不愛的事──自我介紹。孩子們的抗拒,通常來自「不知道有什麼好介紹的」,然而,一次真誠而具個人特色的自我介紹,不僅可以讓孩子更順利地融入群體,也能讓孩子藉著構思過程,完成一次深刻的自我探索。只要準備好白紙與畫筆,陪伴孩子一起自由地動腦聯想,寫寫畫畫,挖掘身上的故事,用最特別的方式介紹自己!

閱讀全文

現場。閱讀與寫作》我們想上一堂這樣的寫作課:以109年會考作文為例

文|喜閱樹專任閱讀老師 陳冠穎


一個瀰漫咖啡香氣,結合書店、育兒、教育的複合空間;一間倚著太平洋的夕陽與風,讓人穿越時空的時光旅店;一座自歲月中甦醒,讓人們再次感受電影魔力的老戲院……

五月的某個星期天,幾位老師嘴角帶著微笑,各自寫下他們想開的一間店。

喜閱樹與幾位志同道合的老師、家長們,每個月會有固定的讀寫教育共學聚會。在聚會中,我們必須先於限定時間內寫完一篇命題作文,互相回饋彼此的文章後,再一起思考與討論,我們可以透過什麼方式,將寫作時的思考脈絡,帶回教室,化作一堂讀寫課堂的引導?

閱讀全文

帶孩子「唸讀」繪本好處多!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老師,我的孩子閱讀能力不是很好,也不是很愛看書,我在家能怎麼幫助他?」
這也是我在喜閱樹常會被問到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其實有一個很簡單的解方,就是:
#陪孩子念讀繪本
這個方法尤其試用於國小一年級生。

孩子們慢慢長大,識字之後,不再需要我們逐字念故事給他們聽,因此小一小二的孩子有一個重要的閱讀目標是:開始自行閱讀書籍,養成自主閱讀的習慣。可是這個目標有幾個難關:

閱讀全文

一定要「感性細膩」,充滿「金句」才是好文章?

文/喜閱樹負責人 梁虹瑩老師


怎樣算得上是一篇好文章?

開始上寫作課後,我和冠穎老師常在思考這個問題。

我們也有自己覺得非常佩服的寫作教室,即使是小小年紀的學生寫出來的文章,其深刻細膩程度已經不比一個專業作家差,每個學生都能在老師的引導之下往自己內在深層剖析,文章在具象描寫和抽象描寫之間串聯書寫,我們常在思考:究竟怎麼把學生訓練到這個程度?不過我們也好奇,真的每個孩子都需要寫到這樣才算「好」嗎?

閱讀全文

【設計課程的目的】

文│喜閱樹閱讀老師 梁虹瑩

這兩天在社會與人文閱讀思考課中,給孩子們看的文本是《單車天使》這部電影。我開始思考一件事:

喜閱樹到如今一年了,要上課的文本全都是我自行找尋的,我依循著怎樣的意念去安排這些課程呢?我為何想給孩子看文國士的故事,看單車天使這樣的影片呢?

初時的想像當然是「閱讀理解」的訓練為主要目的,但是孩子在習得文本之時也都在思考,因此我安排這些課程一定有一些東西是想灌輸給孩子的。一年後,我慢慢釐清自己安排這些文本、設計這些課程的主要目的。

我想透過這些文本傳遞給孩子的,是一種「善的意念」。

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善待這個世界。

因為要學會善待自己,所以我們讀16歲的孩子周奕勳的故事,讓孩子思考為何而學習;我們看《Alike》這個小短片,讓孩子思考怎樣才能更快樂;我們讀友情相關的文本,讓孩子對這件在他們年紀上至關重要的事有更深的理解。

因為要學會善待他人,所以我們閱讀林肯的故事,閱讀史懷哲的故事,閱讀尤努斯的故事,閱讀劉安婷的故事,觀看《單車天使》這樣的影片。

因為要學會善待這個世界,所以我們教〈東西的故事〉、教塑膠的危害、教氣候變遷、讓孩子們知道太平洋上島國的滅島危機。

這是一種很核心的思想。

我不說道德,但是我說「善」。

當孩子跟我說:「老師,我看《單車天使》看到差點哭出來耶!」當他們訴說的不是這些孩子們多勇猛,那麼小的年紀就能夠單車環島,而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那個片段,在拍孩子回不了家的那裡」,我想,有一些東西我的確是傳遞出去了。

閱讀,是種媒介,但我想傳遞給孩子的,是一些人之所以為人,更可貴的東西。

【閱讀的關鍵】

文╱喜閱樹閱讀老師 梁虹瑩

很多人以為閱讀的關鍵在「廣泛閱讀」,或者「熱愛閱讀」,不過我回顧自己人生的閱讀經歷,嗯……這兩項特質我好像都沒有。我並不是不喜歡閱讀,但我真的是一個熱愛閱讀的人嗎?我常常覺得我不是。

我曾經跟一個朋友說過,做為一個閱讀教育的推動者,我最特別的地方是:一般提倡閱讀的人都非常「熱愛閱讀」,可是我沒有。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我的生命因為閱讀而有了光亮、有了希望、沒有閱讀我會活不下去,我……。跟其他提倡閱讀的人比起來,我簡直不愛閱讀。

那種不愛可能也不是一件壞事,起碼它讓我理解許多人不愛閱讀的心情。

因為家裡沒有特意培養,再加上個人沒有特別喜愛閱讀經典,所以我此生閱讀的經典並不多。少女時代也看看張曼娟或吳淡如裝一下氣質少女,但大部分時間還是抱著言情小說在懷春。高中時代看過最有氣質的小說大概是朱少麟的《燕子》(因為當時很紅),一邊覺得這個小說寫得好棒!一邊其實也看不太懂。

大學時代,因為讀的是中文系,看的書或許再多了一點點(但依舊沒有完整看過任何一本文言文經典),但跟系上同學們比起來,我簡直是胸無點墨了。但有趣的是,沒有人感覺得出來,我讀的書其實並不多,可能連我自己都沒有發覺。

直到有一天,我受到一個刺激,決定跟一個和我非常熟識的朋友表白這個事實。我說:「嗯,說實在的,其實我讀的書蠻少的。」朋友說:「怎麼可能?」我說:「不信你隨便說幾本妳覺得我應該要看過的書,我告訴你我有沒有看過。」

想當然爾,朋友說了幾本有名的文學作品,然後我都跟她說:「沒有,我沒看過。」朋友當時倒抽一口氣,覺得不可思議,她說:「這些書你都沒看過?!」我說:「對啊!為何你以為我看過?」

重點來了,為何我能「招搖撞騙」這麼久?為何我會讓人以為我看過很多書?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花了很長很長時間才慢慢領悟出一件事:

我雖然不特別愛閱讀,但我特別愛思考。

思考讓我不一定要讀得多,但是可以讀得深,可以在文本和文本、文本和生活之間任意連結,變成一個知識體系,或者對文本情意有極深的感知能力。所以我慢慢發現,或許「閱讀」這件事的關鍵不在於讀得多或少,也不在於你有多熱愛,而是在於:你思考得有多深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