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閱樹與我】

文|喜閱樹閱讀老師 梁虹瑩

喜閱樹是我另一個含辛茹苦養著的孩子,養它的力氣不比養另外兩個孩子少。

喜閱樹創建的目的剛開始是想訓練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培養孩子的閱讀素養。然而一開始我們就遇到毛毛蟲基金會的楊茂秀老師來聊天,楊茂秀老師開宗明義就說:「問一個『好問題』這件事本身就有問題,什麼叫做好問題,什麼叫做爛問題?」然後我很快就回應老師:「老師你說得沒錯,問題的確很難有好壞之分。而我也覺得一個如果從小有好好被訓練思辨能力和自主學習能力的孩子,的確不太需要來上這樣的課。」

說到底,我很早就意識到我只是補救教學罷了。補什麼不足?補體制內教學的不足。但又不是像補習班那樣成績掛帥,而是想培養出孩子的重要素養和能力,讓孩子能真正在這個時代自主學習。

可是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本身存在,基本上是整個體制及大人的思維扼殺了這件事。舉個例子來說:我從不刻意教我女兒任何知識性的東西,大多都是她自己想學,然後我就會跟著她的步調去引導她,接著她慢慢地就學會了。

她在語言、文字的學習上也用相當驚人的方式,比如說:最近她開始熱愛在我唸故事時跟著我唸。那種跟著唸不是我一句她一句,而是我唸完之後她馬上跟著複述一次。我本來覺得這樣有點干擾,請她等我唸完再唸,後來發現她記不住一句長句,試了一下下後,她就不太想唸了。再過一下下,她又用自己的方式立即複述起來,我就不再干涉她,因為我知道這是她的學習方式。

她有時會瘋狂到我平常說話時她就小聲地自行複述,喃喃自語地學著我說的話。如果一個孩子的語言文字是這樣自主學習的,我又怎須擔心她這方面的能力?

她有沒有那個過人的環境,我想還是有。但那個有不是我們給她多少書(反正她怎麼翻來覆去看就是那幾本),而是我跟她爸爸平常就把她放置在一個擁有許多複雜且專業語言的地方,所以她會跟著我們大人的語言方式及思維邏輯學習。再來我們不過度安排,也不扼殺她任何自主學習的機會,讓她享有充分的學習自由和樂趣,因此她的「自主學習能力」就會一直長大,並且支持著她全面的學習。

把自己放低一點,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就長出來了。

我深知這件事,可是在僵固的體制內要怎麼辦呢?所以我們很早就確定會讓孩子自學了,這是目前最好的路,所以我也一路打造、安排他們的自學資源和環境,這也是喜閱樹的另一個目的。

話說回來,我的喜閱樹想做什麼?
閱讀素養、
人文素養、
獨立思考、
自主學習。

擁有這些能力的孩子不用進來,我為想要擁有這些能力又不知怎麼幫孩子建立的家長和孩子服務。因為在喜閱樹沒有高低,人人平行,你就是你。

美味的教學

我們都知道,難吃的食材+很爛的烹飪技術=難以下嚥的食物。這時候大部份人都會不太想吃。如果有人被逼著吃下去,那我們可能會給他一個理由,告訴他:這個很營養,所以你一定要吃。如果這個人夠有自主權,他可能還是會不吃"營養"這一套,不過不夠有自主權的人可能就會痛苦地把它吞下去,但你要他"喜愛"這個食物,我想是不太可能。

用這個角度來類比"教學"這件事。如果教材是食材,烹飪技術是教學方式,那無聊的教材+你聽我說的教學方式可能等於讓人不感興趣的一堂課。可是大多數學生還是會被逼迫坐在那裡學習,因為整個社會告訴他他所學習的是"有用"的知識,所以他非學不可。面對這樣的狀況,學生對付無聊的花招就不少了,然後老師就要回過頭再去應付學生的各種花招,於是一堂課就花很多時間在想辦法諜對諜,在"管理"學生。

所幸,現在開始有很多老師開始思考,我們是不是該換個比較有趣的教學方式?教學方式的改變如同烹飪技術的改變,食材一樣不是很好吃,但換上厲害的烹飪技術,一樣可以把食材處理得美味,讓吃的人能夠吃得津津有味。於是透過厲害的教學設計,孩子就能將課堂上所想傳遞的充分吸收,變成自己成長的養分。這也是我在教學現場裡思考的。

但我仍覺得不夠。不夠的原因很簡單,覺得就算洋蔥、紅蘿蔔、高麗菜很有營養,也不能每天只吃這些吧?華文閱讀的世界如此宏大,我們就只能一學期教12~15篇文章(然後這12篇文章還是被教科書業者這裡刪那裡減過的內容),然後妄想孩子們在這麼有限的教材中看見或思考更多東西?最終,我仍舊對"教科書"產生了極大的不滿足感,於是我決定出走。

我所奢望的,大概是以美味多樣的食材,配上厲害的烹飪技術,讓孩子們能嚐到一道道出色的佳餚,愛不釋手吧?學習,難道不能是這麼美好的事嗎?

是你不知道還是不願面對這個真相?

我在國中教了七年國文,後來才發現我有一個算是特殊的經歷,那就是:在這七年中,我曾連續四年教國三,因此我有四年的時間都在研究基測(當時是基測)國文,好幫助孩子準備考試。

在教到第二年時,我就發現了一個現象,那就是:基測國文早就不考課內文本,而且48題之中有30題上下是閱讀題型,因此,國文科的重點其實在孩子的「閱讀理解能力」。至於那教了三年,硬要孩子記憶的一大堆基本語文知識,可能佔不到三分之一的比例,而且有逐年下降的趨勢。(在會考後慢慢降至10題上下) 那時我就開始思考:國文這一科的教學重點何在?我讓孩子們花那麼多時間學國文,我到底要教他們什麼?

就情意層面來說,傳統的講述式教學實際上也無法有效地帶領孩子們進入文本的情境,而"背誦注釋"的考試更可能扼殺孩子的學習興趣。就目標導向來說,教了三年的國文也不再能實際有效地幫助孩子應付大考,孩子不是讀好課內的東西就能應付考試,那麼,我教這些課內的東西目的何在?

這是我自己的反思,於是我開始往孩子「閱讀理解能力」的培養走去,如果讓每個課文成為一文本,讓孩子運用這些文本培養自己的閱讀理解能力,那這樣的國文科教學就會產生意義。

然而我是身在其中的人,所以我早看見台灣國文科在"大考"方向上的轉向,那個轉向固然還不足,但方向是正確的,而且從"會考"一路延伸到"學測"、"指考"。而你,你知道一個傳統的講述式教學再也不足以培養出孩子應付這個世界的能力,更甚者,還不足以幫助他們準備應付據說越來越難的"國文科"測驗的能力?有趣的是,究竟是我們的"國文科"測驗越來越難,還是我們還沒準備好幫他們訓練他們應有的閱讀能力呢?

淺談「閱讀理解能力」

來談談"閱讀理解"能力。

先來說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經驗。在我任教的學校裡,都有用"班書輪替"的方式來推廣閱讀,所以這些"班書"我和學生們都會一起看過(如果學生沒偷懶的話)。有一次,有一個女孩把班書的內容寫在作文中,我在批閱她的作文時,心裡頭非常驚訝,我心裡想著:天啊!! 我跟她讀的是同一本書嗎?? 為何看到的故事完全不一樣???!!!

我想這樣的經驗大家一定不陌生。同一個訊息進入我們的大腦中,我們的大腦會有不同的詮釋方式,因此會對該訊息形成不同的理解。所以,一個人的閱讀理解能力越好,他對訊息的解碼越精確,反之,他對於該段語言或文字就會產生許多"誤解"。由此我們可說,「閱讀理解」能力絕對有好壞優劣的差異。

然而究竟如何定義一個人「閱讀理解」能力的程度高低呢?在這二十幾年的研究下來,這個問題逐漸被明朗化,臺灣學者們依據PIRLS(促進國際閱讀素養研究,是以國際觀來看國小四年級學生的閱讀能力)研究出閱讀理解的四個歷程:直接提取、直接推論、詮釋整合及比較評估。又依據另一個國際評比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裡頭的閱讀素養評鑑一項,研究出閱讀理解的三個歷程:擷取與檢索(相當於"直接提取"一項)、統整與解釋(相當於"直接推論"與"詮釋整合")、省思與評鑑(類同"比較評估"一項)。當這些閱讀理解的歷程被研究出來後,一個人的閱讀理解能力的優劣便較能準確地被評估。相對地,教學者也可依此歷程去訓練孩子們的閱讀理解能力。

喜閱樹的閱讀營隊即是以PISA的閱讀三歷程:擷取與檢索、統整與解釋、省思與評鑑為依據,去設計文本的各種提問,逐步地訓練學生的閱讀理解能力。同時也依此標準,去評估孩子們閱讀理解能力。因此,進入營隊的孩子們都要進行一次"前測",並依據"前測"結果,來評量孩子最初階段的閱讀理解能力。其間另有學生閱讀檔案,除了有我們的上課資料、學生學習成果外,另外也會對學生閱讀能力持續進行評估,並將資料一一放入檔案中,完整地呈現學生閱讀能力進步的歷程。

一個人的閱讀理解能力是否能被訓練並且被準確地評估,而進步也被看見呢?這就是我們喜閱樹努力想做到的事。

喜閱樹的教育理念

筆者作為教育工作者已多年,這條路走得百轉千迴。百轉千迴的原因是因為我早在國中時已立定志向要做一個國中老師,卻在一路走來的過程裡轉了彎,在終於開始實習時決定我不要一輩子當一個國文老師。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想把自己的世界走得大一點。但來到了這個關卡,錢要賺,老師這條路還是得暫時走下去,於是我未曾考過正式老師,僅是藉由代理老師的身分在教育現場待了幾年,順便思考接下來我還能做什麼。

老師幾年當了下來,雖然有苦不堪言之處,卻也是收穫滿滿。然而教育現場的實況仍舊令我卻步,但我對"教育"的思考從未停止過。在教育現場的幾年,我不停思考,究竟教育的本質為何?而我作為一位教育工作者最核心的態度又應該為何?而另一方面我也困惑著,我的確適合成為一位老師,而"教育"也適合成為我終生的志業,但是我除了在學校成為老師這條路,就沒有其他路可走了嗎?我有沒有辦法成就自己教育事業的另一種可能性?一路思考至今,就在各種因緣匯聚之下長出了喜閱樹的幼苗。

至於教育的本質為何?我想這個答案見仁見智。而對我來說,或許是一個成就他人的歷程。而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我,也只是出了一點點力氣,幫助"他"長成"他"的樣子。所以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的我,思考了那麼多年,終於領悟自己最核心的態度應該為何。我想,就兩個字: 「謙卑」而已。把自己縮得小一點,才有機會成就更多的他人。也不斷看見自己的不足,才有機會不斷前進。教育,不只是成就他人的歷程,也是成就自己的歷程,而這個「成就」,並非所謂「功成名就」,我想只是讓自己更完整罷了。因此,唯有「謙卑」,才能讓自己和他人更完整。

於是,抱著「謙卑」的初心,喜閱樹開始長大。

咀嚼文學中的溫熱與滋味

閱讀與飲食,意外地都是個人且私密的,即便在同一個場所共享同一道料理/閱讀同一本書,每一個人的體會都是各不相同。

當城市越擁擠,我們就越想找一個只屬於自己的角落;當生活越繁忙,我們就越想擁有片刻空白的寧靜。閱讀與飲食,又正好可以呼應地滿足我們的需求。於是,怕胖也沒有體力去找尋時,各式料理就出現在《深夜食堂》的書頁上,玉子燒、章魚香腸或貓飯,其實我們只是想要一個被關心著的感覺吧。於是,被困在職場或家庭的靈魂翻閱《海鷗食堂》,想像自己在芬蘭的赫爾辛基開了一間料理小店,透過食物與當地人交心,但更多地是想從現實中短暫逃走的渴望。

許多以料理為題的小說或散文集,被冠上「療癒」之名。我想,那緣由或許是來自已知用火的原始人類吃下第一口烤肉、歐洲貴族喝下第一口熱可可時,腦中大量多巴胺分泌帶來宛若春藥般快樂的感受,根植於我們的DNA了吧。

享用療癒的食物,享用書寫療癒食物印刷出的鉛字,都能刺激我們的大腦,分泌帶來快樂的神經傳導物質。不只是快樂,日本作家小川糸曾經在受訪時說過,肚子餓才是活著的表現。

對於食物的渴求,讓我們得以生存,對於閱讀的渴求,難道不是嗎。

飲食與文學療癒讀書會:http://goo.gl/59d2dh

【思考與轉向】

喜閱樹成立至今已有兩個月時間,不管是在試上課程的初探水溫,或是在粉絲專頁上大家的互動和回饋,都一再幫助我們思考自己的定位和前進的方向。

Continue reading